中共对新疆采取极端监控,新疆被指成为一个露天监狱。图为2018年2月17日,新疆和田街上巡查的警察。

中共新疆“再教育营”关押和迫害的对象不仅是维吾尔族、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,也包括汉族大众。日前有曾在新疆寓居的汉人为其曾被关在“再教育营”、往常被软禁的家人及其余失去自在的汉人集体发声求救,并披露新疆汉人的近况。

因赞许别国被列入黑名单

据自在亚洲电台和《报导者》8月1日导,亡命海内的新疆汉族住民李欣(假名)近日接收德律风采访时表达了追求公平正义、与家人团圆的迫切愿望。她表示,现在很难联系到家人,只可以打德律风,但德律风被监听,“咱们那里(指家里)应该是有一台监听仪器的,他们可以从仪器调取咱们的通话纪录,咱们被列入了重点被监督的名单。”

李欣说,家人被告知,因为言语上对它国政治的赞赏而被关入“再教育营”。以后
,他们家的菜刀被焊接铁链、打上编号,全家人都被拍照、自愿写“思维报告”。

李欣用“集中营”来定义“再教育营”。她说,集中营里维族和汉族的待遇相似,家人被关在不到10平方米的囚室,里头有其余少数民族大众;囚室不窗户,有3个摄像头24小时全程监控,不允许讲话,每天要接收共产党思维教育,若是讲话或被人举报,就会被送到体罚室。在那里,有些人被吊起来,被用手铐铐起来以后
吊在高处,被鞭打;还有些人被电击。而她家人刚被关进去时,曾遭受老虎凳严刑、被逼供画押。

李欣提及,她的几个伴侣和家人的伴侣也都被抓进集中营,此中一家人是因为家被强拆。汉族人中自愿害的主要是有过出国纪录的,还有等于那些家里有房被强拆的,等于政府想要他们的地。被强拆以后
很多人就不服,就去讨说法,结果就进了集中营。

本地还有一个汉族人,看不惯中共对维吾尔族的压榨和统治,就讲了简略一句话:“哪里有压榨哪里就有反抗。”这一句话不知如何泄露出去了,开初他全家人都被送进集中营接收所谓的“技术培训”。政府叫做职业技能培训,其实外表看上去跟监狱没什么区分。

自愿去做“维稳”

家人被捕以后
,政府强迫李欣和她的长辈去做“维稳”工作。政府要他们买“维稳”道具,很长的一个大头木棍,还要买哨子、报警器、红袖标(“维稳”身份的标志)。而报警器也是个监听他们的设备。

政府还分派哨子,一旦哨子吹响以后
,每一家必须去广场集结。拿阿谁棒子在那边挥来挥去,等于练习如何去打人。政府说要打恶徒,说谁是恶徒,每一家人必须就要打谁。政府一声令下,若是不去的话,就会被视为抗拒命令,就会被关押进集中营。

政府最近一项鼓动人与人相互监控的作法是“钓鱼维稳”。不论是布衣还是警察,都被激励以便衣、布衣的身份接近“可疑”大众,佯装为具有
同样信仰或反政府思维,对“可疑”大众套话,直到证据确凿、失掉足够情报以后
,就向政府举报。李欣披露了一份相关文件,里头列出各类举报可得到的不同奖金。

来自天堂的铃声

李欣表示,之所以挑选亡命海内,等于为了逃命,在自己的家乡不办法生活下去。

李欣一家住在新疆一个十几万人丁的城市,城市里至少有5座“再教育营”,有的营区是黉舍、医用设备、平房所改建而成。城市里的监督是大规模的、不分民族的,例如每一个巴士站有两颗监督镜头,巴士站还搭了一个玻璃小房,派驻一个带着探测器的人员,而巴士上当然也都是监督器。汉人住的小区也一样被铁丝围起,惟一的出入口被24小时监控。街上有装甲车,上头的人沿街训诫住民,天上时常听见直升机的声音。

李欣说,“在新疆咱们感受不到什么是安全,新疆政府叫咱们如何,咱们就如何,咱们就真的只有服从,感觉是过了今天,就不明天。当时还在新疆,给我的感觉等于,来自天堂的铃声那种恐惧的感觉,一个目生号码要你做不想做的事情而你不挑选。不定时地打给你,而且你必须要接,若是你不接的话,他就要挟你要送你去集中营。甚至等于有一天深夜,我的家人接到德律风传讯他到公安局,4个小时后才回来。”

李欣在家人被关押以后
,若是前往海洋其它省分,都必须写假条请求。即便到了其它省分,李欣也有强烈的不安全感,她很少对其余汉人提起家乡。譬如说租房子,他们看到新疆的身份证,会寻找各类理由不出租,或是刁难。“我一说我是新疆来的,我的同事、伴侣就会用各类目光看待我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yeonpark.com